大妍w

一条咸鱼,承蒙大家不弃。鼓励我的小天使,我爱你们。

死磕记忆珍宝一,终于齐了,心满意足

码了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说好的咸鱼翻身(假的)

是想捶爆这只皮佣的(抓住以后还是放了,佛了佛了)

这领子确实挺好看hhh

艺考结束回来学了三个月文化课,文化课没怎么起色,画画水平提高了???(上课只想摸鱼)我怕不是有毒??

明后天考完试让大家看看咸鱼翻身(不看,滾)

看了那个第一的“天使”的设计,,我,,(当初看大家都太厉害了,当时的稿子没敢投)上数学课又搞了一个数学老师(你tm)仅供娱乐,占tag致歉。

【佣杰】 他和他的五场游戏(9)

🔞有车有车有车(重要的事说三遍)
婴儿自走车见评论。

嗯,写完了。

(前文链接见评论)
#有私设(连胜十场可逃生,对gay(什么鬼))
#会有车
#ooc都是我的错
#我是个渣渣
#求个评论什么的(滚)

9
  他如往常一样回到了庄园,却不记得是怎么回去的。也许是靠着身体的习惯,也许是靠着别的什么……
  “各位,不用等我了。” 餐厅的门上,有一张利刃钉着的纸条。
  他回到了他的房间,坐在书桌前,就只是静静的坐着,仿佛一切如常。
  不知道静坐了多久,他的门被敲响了。
  但他现在不想被人打扰,“抱歉,今天有些不方便,有什么还请明天再说吧。”他猜门口不是里奥,就是瓦尔莱塔,裘克不会敲门,班恩的事一向是里奥代办。
  门口的敲门声一直没停,大有一种屋内的人不开门,他就一直敲到明天早上的气势。
  杰克只好站起来走到门前,将脸上的烦躁掩去,维持着平时冷淡的表情打开了门。
  “唔!”他没看清那是谁,门外的人几乎是将他撞回了屋里,那人紧紧的抱着他,仿佛是要将他按进自己的身体。
  “杰克。”熟稔的语气,让他正要挣开的动作为之一震。“交接一结束我就来找你了。”抱着他的人摸了摸他有些僵硬的背部,稍稍放松了力道……
  “呃!”毫无预兆的,怀中的人突然暴起,掐住了他的脖子。奈布拍了拍那掐着他的手,却换来了更为强劲的力道。
  “……你不是要逃么?”杰克眼中满载着嗜血的杀意,之前一直隐忍未发的情绪,在此刻终于全盘显露!他想杀了他,抹去这个代表自己被戏耍的耻辱!他怎么敢?怎么敢再出现!
  奈布开始剧烈的挣扎,掐着他的人快要失去理智了,再这样放任下去,自己可能真的会被他杀死!
  “嗒。”挣扎间,一样东西掉了出来。
  那是一个面具,内侧刻着代表监管者的纹路。
  “……这是什么。”
  奈布被放开了,他倚在墙上有些狼狈的喘息,“咳咳,又在,咳,明知故问。”他止不住的咳嗦,却还是忍不住大笑,“我来,陪你了。”
  “疯子。”他居然,和庄园主换了这样一个报酬?
  “那你呢?”奈布抚上他黑色的发丝,定定的看着他,寻求一个答案。

【佣杰】 他和他的五场游戏(8)

(前文链接见评论)
#有私设(连胜十场可逃生,对gay(什么鬼))
#会有车
#ooc都是我的错
#我是个渣渣
#求个评论什么的(滚)

  8

  “奈布,你怎么了?”游戏开始前,空军敏锐的发现奈布的状态有些奇怪,先是怔怔的看向监管者的座位,然后又轻轻叹了口气,无精打采的撑着头,像是随时都能睡过去一样……“我?我很好啊。”奈布对着她挤出一个笑,那笑真的是难看极了,让玛尔塔一下子失去了追问的欲望——看上去,这不是她能帮忙解决的问题。

  红教堂……奈布的位置被刷新在了一台电机旁。

  直到游戏开始,他也没有等到那个会来长桌前礼貌问候的绅士,心里好像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他居然真的没来?

  他打开了身边的电机,渐渐开始响起的滴滴声,让他变得烦躁不安,他很清楚他不应该做这个,去拖住每一局轮班的监管者才是他通常的任务。但他今天不想多动,就只是执拗的,自虐式的解着电机。

  “啪!”蓝色的火花打在他的手上——校准失败。

  “啧。”他揉了揉被电的有些发麻的手,继续破译。

  PTSD让他破机的效率十分低下,而伴着越发激烈的滴滴声,心里也是更加焦灼了……“啪!”没什么悬念的,他又一次校准失败。

  奈布感觉自己已经处在心态爆炸的边缘了,他甚至能听到他的心脏越跳越快……然后,又一次炸机。

  “艹!”他愤怒的锤上了那台该死的电机。

  “落魄到开始修电机了?嗯?”带着促狭笑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那是他所期待,熟悉的声音。

  奈布顾不上还在发痛的左手,惊讶的看到身后不远处站着的身影,他愣愣的张着嘴,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副傻样很大程度上取悦了杰克。

  他开局没多久就收到了校准失败的触电信号,还是两次。在来的路上,他不断猜测,这次的四个人都不是新手,到底是谁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而最后看到谜底时却发现是四个可选项中最不可能的那个。

  新奇,奈布居然在开电机,而且专心致志到他靠近了也没发觉?

  “杰克?”奈布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以为?”他忍不住向前走去。“奈布,”杰克举起了带着武器的左手指向了那靠近了的人,“出于好心,我不得不提醒你,现在是“游戏”时间。”“那,游戏结束后呢?”奈布哑然失笑,一直空落落的心也开始变得充实。

  杰克没有回答他。
        奈布向后退了几步,翻过了电机旁的矮墙,给了墙另一面的“好心人”一个挑衅的手势。

  但“好心人”却不急着追他,倒是慢条斯理的拿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对着挑衅了他的人露出了一个温柔至极的笑,他走向了那台电机……“喂!”奈布突然反应过来了,“你tm敢?!”

  “咔。”已经破译了50%的电机宣告报废。

  “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你想把它砸碎,”杰克十分“贴心”的解释道,“我就只是想帮帮你而已。”

  “……”奈布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你,很好。”

  “不用客气,”杰克笑得更开心了,“乐于助人本就是绅士的美德。”

  这一场,杰克没有只顾着和奈布“游戏”,当看到其他求生者时,他也会顺便把他们敲晕放上椅子。

  虽然奈布也会来救他们——甚至还因为这个挨了一刀。但是累计三次上椅,他的队友也难逃上天的命运。

  场上电机破译四台,奈布的队友全部上天。

  “要我带你去开机吗?”杰克真的感到十分愉快,这简直是他来到这个庄园最快乐的一天!

  “不投降吗?”他哼着小曲跟在奈布的后面,那悠闲的样子简直像是在散步。“最后一场只要我自己逃脱就行了,为什么要投降?”奈布捂着还在流血的伤口,又翻过了一堵矮墙。

  “那你是要往哪儿……”杰克带着戏谑的腔调猛地顿住了,那堵矮墙后面,是地窖。

  “再见。”奈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从那儿跳了下去。

  杰克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奈布.萨贝达,庄园里第一位逃脱成功的求生者。

        tbc